此生不羡

寻魂(续/前?)(一)(二)

简介:
        大概是《寻魂》篇的番外?或前篇?反正通篇聂怀桑回忆杀。
        仍然ooc预警!另外因为一直搞不清原著时间线,细节上可能与原著存在出入。如果大家帮忙指出来了,我能改的改,不能改的……当私设吧orz

——————————————————————————————

        在聂怀桑的记忆深处,他大哥聂明玦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彼时聂怀桑是个五六岁的小团子,而聂明玦也才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老聂宗主也还健在。

        当时老宗主忙于族中事务,身体又不好,自然没什么精力去照顾两个孩子,所以照顾聂怀桑的任务就落到了聂明玦的头上。

        什么?不就是带个孩子么?嘿!你可别看现在聂怀桑一副唯唯诺诺、软弱可欺的模样,当初那可也是个小混世魔王!什么上房揭瓦、点火烧房子——你问我他为什么要烧房子?哎呦!还不是因为这小祖宗馋了?他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鱼,还非要自己烤,周围一群仆役门生拦都拦不住!结果差点儿把院子给点了!最后还是他大哥来救的场。嘿呦老宗主那个气啊,罚他当着所有门生的面跪在校场中央,最后也还是他大哥聂明玦给求的情……——哎扯远了扯远了,总而言之,这大大小小的祸,他就没断过!我们一开始啊,还以为他们俩关系不会太好的,这毕竟,血脉上还隔着一层呢嘛!结果!谁成想!聂明玦还真愿意跟个老妈子似的跟在聂怀桑屁股后面给他收拾烂摊子!

        这不,你瞧!这小魔王又黏在他哥屁股后了!

        “哥哥哥哥!”小团子努力迈着小短腿要追上他前面健步如飞的少年。那少年显是被他缠得烦了,终于忍不住停下步子,扭头怒道:“说了多少次了你还太小,过几天的清谈会你不能去!父亲也不会同意的!”

       见少年终于站住了,小团子连忙喜笑颜开地贴上去:“可哥哥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啊,你不也照样能去。”

        “我十二岁了!”聂明玦忍不住提高了声音,额头上青筋直冒。

        见小聂怀桑圆圆胖胖的脸上满是委屈,眼眶里直有水珠打转儿,他又忍不住心软了下来。尽量温柔道:“怀桑,清谈会无聊得很,都是一群莽夫在那儿打打杀杀。你不是很讨厌练武吗?”说着他又故作严厉道:“聂家刀法,平时叫你学你都不学。就凭你现在这点儿功夫,去了也只有被嘲笑的份儿。”

        听着聂明玦这几句并不怎么严厉的“责备”,聂怀桑泪眼朦胧、委屈巴巴应了声:“哦————”尾音还拖得长长的,那模样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聂明玦只觉好笑。

        他倒不是真那么不愿意带聂怀桑去,说实话,就清谈会上那群老奸巨猾的家伙们虚与委蛇、阿谀奉承的作态,他看了只觉厌恶。要是有怀桑这么个弟弟作伴,这十几天倒是会不那么难熬了。只是……现在温氏当道,百家人人自危、谨言慎行,此次清谈会又是在岐山召开,父亲去了尚不知会遭遇什么样的刁难羞辱,他们怎能让怀桑一个六岁小儿去那种虎狼之地?!

        不行!绝对不行!!!

——————————————————————————————
(每次真正写的时候都和一开始设想的不一样,也是醉了orz)
——————————————————————————————

                                (二)

        聂怀桑几乎是一路玩儿到十一岁的。

        每每聂明玦督促他认真修习刀法,他都会撒泼耍赖地蒙混过去。别看聂明玦平时板着脸一派严厉,对他这个弟弟倒是无可奈何,又舍不得真正打他骂他,只得由他去了。

        只是这年,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聂老宗主月前被温氏家主召到岐山去了,去的时候惴惴不安,可到了那里温若寒却什么也没说,也并没有多刁难他,只是把他的佩刀要过来仔细把玩,哈哈笑了两声,赞道:“好刀!”“好刀!”便又把刀还给了他。聂宗主虽心下疑惑,可平安无事总归是好的,这便回了清河。

        回到清河以后,聂宗主又带着族中子弟门生去夜猎,聂明玦也在其中,于是他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持刀砍向妖兽时,那把向来削铁如泥、无坚不摧的宝刀就这么生生断成了几截,而后反应不及被那凶悍异常的妖兽掀翻在地。

        门生们也始料未及,呆在了当场,也有门生纷纷惊呼:“宗主!”只有聂明玦一言不发上前就是一刀,直把那愤怒还待再拍老宗主几爪的妖兽砍得踉跄着后退,随后他又一刀刀砍去,一套刀法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把那妖兽揍得只剩出气不见进气,最后魂归西天。

        然后他转身去看老宗主。此时早有门生上前查看老宗主的伤势,见他过来,纷纷让开一条路,道:“少宗主!”

        聂明玦查看一番后,见父亲嘴角带血,似是陷入了昏迷。他虽不通医理,却也知大概是伤及肺腑。随行又未带医师,只得简单处理后再回清河聂氏仙府不净世进行医治。

        回清河后,老宗主一病不起,聂明玦只好以十七岁之龄提前担起宗主的担子,处理宗族事务。

        当然啦,在处理宗族事务之余,聂明玦还是会抽出时间来监督指导聂怀桑习武修炼的。只是聂怀桑从未见过他大哥脸色如此阴沉,难得在一旁乖乖练武,也不撒娇闹着要休息了。

        其实自这次夜猎大哥带着一众子弟门生回来,聂怀桑就觉得不对劲。关于夜猎时的意外,聂怀桑也听说了,只是并不了解详细经过,回来的子弟们对此也都讳莫如深,不肯多言。所以他也就只知道父亲受了伤,伤得很重,重到大哥需要提前继任宗主,但他对具体情形却一无所知。

       在他又一刀挥出去,几近力竭的时候。忽听聂明玦道:“行了,我看你也累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聂怀桑几乎要喜出望外、热泪盈眶了,欣喜道:“谢谢大哥!”

        谁知聂明玦紧接着道:“怀桑,你也十一岁了,也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刀了,明日我就叫人给你铸一把,你自己先想想叫什么名字吧。”

        聂怀桑:???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过几日,聂明玦果然差人给他送来了一把长刀,刀身虽比起聂明玦那把窄了一些,可整把刀却也极为精美漂亮,刀刃极利,吹毛断发。

        本来聂怀桑确实是非常高兴自己也有一把刀了的,而且还是聂明玦专门给他铸造的,但很快聂怀桑就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美好了。

        因为聂明玦对他的要求也愈来愈严厉,每天让人教他刀法把他操练得要死要活不说,还定期亲自抽查,每每总是严厉苛责,对他再无一分温和颜色。就更不要提会像以前那样虽然板着脸,眼角眉梢却总是挂着笑意地宠他纵他和他一起玩闹了。

        聂怀桑很不服气,于是就想着怎么和聂明玦抗争一番,怎么惹他生气。于是他就给那把可怜的佩刀起了一个不着调的名字,怎么不着调呢?他把那刀命名为“无争”,取与世无争、无人无争、不争不抢之意。清河聂氏史上大概从没有那位家族成员的贴身佩刀会叫这么个憋屈、不争气的名字。聂明玦素来好强,他取这么个名字,那不是存心给他大哥添堵呢嘛!

        果然,聂明玦知道这件事之后,先是不敢置信地震惊了好一阵儿,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通惊天地泣鬼神的咆哮怒骂。

        “聂怀桑!!!”

        “你就这么不求上进?!”

        “你真是要气死我!!!”

        那天是聂怀桑第一次被他大哥罚跪,聂明玦说他如此顽劣不知进取,愧对祖宗,要他在祠堂跪上一天一夜。不过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才到戌时末,聂明玦就冲进来把正跪得两腿发麻,打算换个姿势偷会儿懒的聂怀桑拎着领子揪出来赶去睡觉了。

——————————————————————————————
(关于称呼,我瞎写的[捂脸]。只是感觉聂氏大概不会像云梦江氏那样随意,普通门生与未来宗主师兄弟相称;大概也不会像姑苏蓝氏那样文雅……)
(我也不通医理,凑合看吧……[锅盖护体])
——————————————————————————————
(再bb一句废话:今年很忙,佛系更文orz)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