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不羡

繁星不可寻

警告:ooc小段子;
          Ps:我爱深夜发刀😘

        “阿娘,人死了会去哪儿啊?”

        “人死了啊,人死了会变成天上的星星,继续守护着他们生前所爱的人。”

        这是蓝忘机夜猎时路过一处农家小院听到的。

        他只顿了顿,却并不多做停留,一张冷若冰霜的脸上无悲无喜。

        “铮——”

        蓝忘机端坐在乱葬岗乌黑的土地上,也不怕这片被万千尸山浸润的土地玷污了他那一身雅正的白衣。他仔仔细细横琴于膝前,一双修长有力的手轻抚着琴弦,奏出了今晚的第一个音。

        婴。

        “铮——铮——”

        尚在否?

        “铮——铮——铮——”

        可愿归来?

        “铮————铮!”

        尔若归来,吾定护汝周全!

        并无所应,周围只余风声凄厉,和着这清灵琴音更显诡谲凄然。

        然而蓝忘机好似全然不觉,浑然忘我地继续奏着他那凄异的曲子。一遍一遍,反反复复。直到手指弹出了血,直到琴弦上染了红……

        直到……“啪”的一声,琴弦断了。

        蓝忘机顿了一下,随即便从宽大的袍袖里取出一根新的琴弦换上。这不是他弹断的第一根琴弦。事实上,连他自己也记不清这些年到底换过多少次琴弦,又有多少次把手指弹裂。又或许自那人死后,他手指上的伤口就再没愈合过……

        蓝忘机定了心神,继续弹奏着那首不知弹了多少遍、早已铭记在心的曲调。

        婴。

        魏婴!

        直至整夜都要过去,他仍无所获。

        其间也有不少微弱游魂飘过,然均对他所言欲问之人毫无所知。

        看着血渍斑斑的忘机琴,他不知怎么就想到了白日里那母子两人的对话,“人死了啊,人死了会变成天上的星星”,那位母亲温柔地道。

        可当他抬头望去,只见漫天繁星,却唯独不见他要找的那颗星。

        他感觉眼睛有些干涩,却半天不见一滴眼泪流出,他早已无泪可流。

        这已是他问灵的第十年,仍是,无人应答。

——————————————————————————————
“天幕张盖  一抖 星子各稀疏”
来来来大家一起唱!
性感含光君,在线问灵😏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