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不羡

来来来讨论一下聂怀桑的刀会是什么名字

一篇瞎jb说的废话……

话说我看原著的时候就有点好奇聂怀桑的刀会叫什么名字,因为其他人,只要是稍有点名气(或者是重要一点)的,他们的灵器好像都有名字,而且这些法器的名字还多少跟人物性格或品性有关系。像魏无羡的随便和陈情(随便自然是代表少年羡那种无法无天放浪不羁的性子,陈情则象征后来退居乱葬岗满腔意气热血却无人可以陈情【天啊一想到这个我暴哭😭】),蓝忘机的避尘和忘机琴(避尘大概是避免俗世尘埃,忘机就不说了,忘却机心嘛),薛洋的降灾(降下灾难),金光瑶的恨生(恨却枉生),苏涉的难平(意难平),还有聂明玦的霸下(毕竟大哥辣么霸气)……所以,大佬的刀的名字会叫什么呢?【doge】

我觉得聂怀桑的一生有一个明确的分界点,可以一分为二。前半生无忧无虑,后半生机关算尽。而法器应该是一到手,或者说是一铸出来就有名字了,所以他的刀名可能以大哥死前他无忧无虑的时光为准。而聂怀桑在大哥死前基本上就是个整日插科打诨、养花逗鸟,没事儿赏玩赏玩字画、看看春宫图(ಡωಡ) 的不求上进的纨绔少爷,所以……我觉得可以给他的刀起名叫 “无争”。

当然看到这个的道友们如果有其它见解或名字的话还希望评论留一下言o(≧v≦)o
我只是希望大佬的刀也能有一个好听点儿的名字😭

最后悄咪咪说一句,有玩《阴阳师》的妹子们,其实我私下里希望穿着“冰肌雪眸”皮肤的花鸟卷是怀桑的夫人,太温柔贤惠貌美了有木有啊😭而且最重要的是花鸟卷是诞生于画卷!画卷!太tm合适了啊!反正我游戏里的花鸟卷是叫“怀桑夫人”(ಡωಡ)

终是黄粱梦

注:文笔废!!!大写的ooc!!!
        另外梦境都是荒诞的!(强行为我的毫无逻辑找借口←_←)

        这日,聂怀桑正像往常一样伏案作画,刚画完枝上杜鹃的最后一笔,就听门前守卫掷地有声地一句:“宗主!”
        这十几年来,他“一问三不知”的名号早就传出老远,整个清河一带基本上谁家有什么大事小情都不会来找他解决,比起找他这个草包废物,人们甚至更愿意不惜麻烦大老远地去别地求助。因此,聂怀桑疑惑地抬起头,却并不见有守卫来汇报到底何事。但随即,他惊讶地睁大了眼。
        只见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迈过门槛,大步朝他走来。那身影太熟悉了,即使背光看不清容貌,聂怀桑也能轻而易举地认出他的身形。曾经朝夕相处了将近二十年,即使那个人的身体被切得四分五裂,他还是能毫不迟疑地认出他来。
        他条件反射地想拿东西将自己还未完成的画遮住。可眨眼间,那人便已经到了他身前。
        “大、大哥……”他嗫嚅道。
        “又在弄这些玩意儿?”看着桌案上摊开的画作,聂明玦皱眉问道。
        “闲来无事,我......我就......”聂怀桑支支吾吾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随即,他却想起来,自己的大哥,该是已经死了,十几年前就死了。几天前他才在观音庙弄死了金光瑶为大哥报了仇的。
        他愣愣地看着聂明玦的脸,似是想要找出什么证据,来证明眼前这个人不是他的大哥,是别人假扮的。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眼前这个人,不论是俊朗得有些凌厉的相貌,还是面上那一如既往严厉肃然的表情,都表明了,这个人确确实实是他大哥,是赤锋尊聂明玦。
        若实在要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大概是面前这个赤锋尊和他记忆中的太像了,简直毫无分别,就像这十几年的光景从未在聂明玦身上留下一丝痕迹。可对于他们修仙的而言,拥有上百年的寿命尚且不无可能,容貌十几年未变又有什么值得惊奇的呢?
        于是他激动道:“大哥!”
        闻言,聂明玦的眉头却皱得更深了。他似乎在怀疑自己这个弟弟神志出了什么问题。
        良久,他道:“闲来无事?哼,你若真是无事,还不如勤加修炼,就算不修炼,身为一宗之主,也有一堆族中事务等着你处理。少沉迷这些无用之物!”
        可聂怀桑仍是满面欣喜,激动地看着他,似乎丝毫不受他这些煞风景的话影响。
        聂明玦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觉得自己这个弟弟接下来恐怕会说出什么荒唐之言。
        果然,下一刻,聂怀桑满怀期待道:“大哥,金光瑶已死,大仇已报,这个宗主,还是您来当吧,你也知道,我不适合做宗主的。”
        “荒唐!”聂明玦怒道,“你既已是宗主,岂有让位之理!”
        聂怀桑被他这一嗓子吓得一个哆嗦,只能垂头站在原地不应声。不过即使被骂,他心里也是觉得他大哥才是真正的聂氏宗主的,毕竟,当初聂明玦在位时,仙门里有哪个提起清河聂氏不是一脸敬畏,更何况,他心里其实隐隐有些希翼,如果大哥做回了宗主,即便只是为了整个宗族,他大概也不会再离开了。
        是的,虽然现在的聂明玦看起来有血有肉的,非常真实,可聂怀桑还是隐隐担心聂明玦还会再离开。
        他正思索着如何能让聂明玦答应,便听聂明玦又开口道:
        “你刚刚说……三弟死了?”
        闻言,聂怀桑惊愕地抬头,脱口而出:“你不知道?!”
        “我该知道什么?”聂明玦疑道。
        “……”
        聂怀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若是照实说,依聂明玦的性子,指不定会生气,可他也不愿欺骗大哥。
        于是他只得试探着道:“大哥,你知道当初你走火入魔的真相吗?”
        闻言,聂明玦呼吸一顿,随即沉沉点头,道:“我知。”
        “那……我现在为你报仇了,高兴吗?”聂怀桑这话说得有些小心翼翼,他由衷地希望他大哥不要再问下去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为我报的仇?”聂明玦目光凌厉地审视着聂怀桑,几乎把他看得无所遁形。
        “你和三弟的实力差距我清楚,你怎么杀的他?”
        聂怀桑咽了咽口水,深感自己可能活不过今天了。于是闭上眼,自暴自弃般把自己为扳倒金光瑶所做的一切都一股脑儿说了出来:从献舍夷陵老祖,到引诱他们追踪碎尸案,再到观音庙一役……
        全部说完以后,周围一片寂静,聂怀桑忍不住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就见聂明玦正沉着脸盯着他,吓得他腿都有些软了。不知怎么,他就又想起以前大哥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怀桑,你变了。”
        良久,聂明玦终于说了一句话,聂怀桑有些心惊胆战地听着,不敢辩驳一句。
        “阴谋诡计,非大丈夫所为。”
        最后,聂明玦也并没有怎么惩罚聂怀桑,只是脸色阴沉得可怕。

        之后他又问了近几年清河的状况,聂怀桑当然是知无不言啦,不过这个“言”嘛,可能就和实际情况有那么一丢丢的出入了,但是看聂怀桑口沫横飞、满面兴奋,聂明玦虽偶尔露出惨不忍睹之色,却也没有拆穿他。只是告诫道:
        “凡事不可投机取巧,以后我不在身边,遇到什么困难就去找你二哥吧。”
        听到这话,原本还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聂怀桑瞬间息声了。
        “大哥,你要去哪儿啊?”聂怀桑喏喏道。
        “我不可能一直护着你。”聂明玦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当聂怀桑醒来的时候,天色还是漆黑一片,可他却顾不上这些了,随手拿过外衣披上就往从前赤锋尊聂明玦住的屋子那里跑,弄得门前值班的守卫们都面面相觑,不明白自家宗主这是发了什么疯,怎么突然想起要来这间十几年都没人住过的空屋。
        推开门,聂怀桑声音发颤地喊了一声:“大哥!”若是仔细听的话,还能从他这声音里听出一丝压抑的哽咽。
        ……房中寂静得连回声也无。
        “大哥!”他又喊了一次。
        ……仍是无人应答。
        他又一连叫了十几次。俱无所应。
        他这才脱力般跌倒在床榻上,茫然地盯着床头因年代久远而颜色黯淡的帷帐,也不在乎多年无人居住的床榻上的灰尘是否会弄脏他华丽的家主服。
        半晌,他的眼角不知怎么湿了,可他却似毫无所觉。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大哥回来了的,所以才满心欢喜地跑来找他。可直到现在,直到身处这间因多年无人居住而冷清的屋子里,他才明白,原来一切,不过是黄粱一梦。




(好吧我知道写的很烂,但是仍然不要脸地求轻拍啊啊啊!还请对我这个新晋的辣鸡写手有一颗宽容的心😭)

记梗【双聂】

观音庙以后,聂怀桑做了个梦,梦到了聂明玦,然后他乐颠颠跑过去告诉聂明玦,说大哥我给你报仇了。可聂明玦不认可他的手段,反而疾言厉色把他批评了一顿,然后聂怀桑就只能像以前一样瑟缩在一旁委委屈屈听训。后来聂明玦批评了他之后,又问起来近年来清河聂氏的现状,聂怀桑怕他大哥啊,就不敢照实说,支支吾吾含糊其辞打算蒙混过去,但聂明玦了解自家弟弟,所以其实能猜出来真实情况是怎么回事儿,但他本就不指望聂怀桑能有什么大出息,只要聂怀桑自己平安无事就行。最后聂明玦又叮嘱了聂怀桑几句,让他不可荒废修炼,有事多找二哥。然后聂怀桑就醒了。醒了之后,他还迷迷糊糊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就从床上一跃而起想去找自己大哥,回过神来以后才想起来聂明玦已经死了,然后就又猛地躺了回去,就呆呆地盯着床头躺到了天亮。

如果魔道众人进了霍格沃茨会被分进哪所学院?

其实这就是我一时脑抽的猜想,也只代表个人想法,不过欢迎同时是魔道粉和哈迷的讨论😄。
另外这里不黑任何人物和学院!!!

魏无羡——格兰芬多
江澄——格兰芬多(斯莱特林也有可能)
蓝忘机——拉文克劳
蓝曦臣——拉文克劳
蓝启仁——拉文克劳
江枫眠——格兰芬多
江厌离——赫奇帕奇(或拉文克劳)
虞紫鸢——斯莱特林
魏长泽——格兰芬多
藏色散人——格兰芬多
蓝思追——格兰芬多
蓝景仪——格兰芬多
温宁——格兰芬多
温情——拉文克劳(或斯莱特林)
温若寒——斯莱特林
温逐流——格兰芬多(或斯莱特林)
温晁——赫奇帕奇
王玲娇——赫奇帕奇(或斯莱特林)
金子轩——格兰芬多
金子勋——赫奇帕奇
金光瑶——斯莱特林
莫玄羽——赫奇帕奇?
晓星尘——格兰芬多
宋岚——格兰芬多
薛洋——斯莱特林
阿菁——格兰芬多
苏涉——拉文克劳(斯莱特林)
聂明玦——格兰芬多
聂怀桑——赫奇帕奇
绵绵——格兰芬多
金凌——格兰芬多
欧阳子真——格兰芬多

金光善——我不知道!
延灵道人——我不知道!
抱山散人——我真的不知道啊!😭

希望我把人物写全了(๑>؂<๑)

话说要把所有人物tag打上吗?天哪我简直丧心病狂!(≧▽≦)

评聂怀桑(仅代表个人观点)

        关于聂怀桑这个人,可以说是众说纷纭了。有佩服他运筹帷幄的,有害怕他心机深沉的,甚至还有人说聂怀桑的人设本身就不够丰满,是败笔。不过,在我看来,即使到最后,聂怀桑也并不是很多人说的什么心机大佬,他也只是一个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一心想为兄长报仇的可怜人而已。
        从年幼求学就可以看出来,聂怀桑本人只醉心花鸟玩乐,不求上进,根本无心修炼学习,反正一切有他大哥聂明玦帮他顶着、护着他。而且聂怀桑对他大哥的态度是一种又敬又怕的复杂感情,不然也不会在别人要去除水行渊的时候,他明明也想去却要缩在后面“学习”,还请求蓝曦臣在他大哥面前说几句好话。
        后来百凤山围猎,有一处细节描写,说聂怀桑跟他大哥前来“待会儿多半也只会在百凤山里逛逛看看风景”,就只这一句,就已经说明了聂明玦平日里虽对聂怀桑格外严厉,可实际上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是极为宠爱的。
        再后来,聂明玦修为到了瓶颈,接近走火入魔的时候,聂明玦知道自己活不久了,于是加紧督促聂怀桑修炼,身为家主,放着宗族事务不管,整整一年亲自教导聂怀桑一套刀法,只为了增长弟弟实力,让聂怀桑在自己死后有能力自保而不至于受人欺负,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不求你能出人头地,可你现在连自保也难!”聂怀桑不好好修炼,他虽骂得难听,可任谁都能看出来,他对聂怀桑是极为关心的。
        所以后来聂明玦死得不明不白,连尸体都被分尸了,聂怀桑怎么可能不想着查明真相,为自己大哥复仇!
        而有些人说他为报仇不择手段,其心狠程度可媲美薛洋,演技可比金光瑶,我只想说,聂怀桑从头到尾,没害过一个无辜人。包括莫玄羽严格意义上讲都不能算是他害死的。首先,聂怀桑没有献舍相关资料,本人于修炼也是废柴一个,所以他不可能唆使莫玄羽献舍,那么就是莫玄羽在兰陵金氏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魏无羡的献舍残本,后来聂怀桑知道后只是加以引导,让他献舍给魏无羡罢了,所以他并不对莫玄羽的死负责,若说他真有什么心狠的地方,大概就是对莫玄羽见死不救了。而对小辈们的算计,我虽不敢说他一定能掌控全局,保证小辈们的安全,但他在利用算计他们的时候无疑是把他们的安危考虑进去了的,毕竟他是把小辈们和蓝魏二人一起引至危险的地方的。所以真的不明白聂怀桑和金、薛两人有什么可比性。唯一相似之处大概就是他们都是幕后boss了。
        还有聂怀桑在他大哥死后,继任清河聂氏家主,成了一个人人耻笑鄙夷的“一问三不知”,难道他就真的喜欢被人戳着脊梁骂他“脓包废物”?也许他是善于伪装,可他伪装这么多年,藏锋这么多年,也仅仅只是想为他的兄长讨回公道。
        而到最后,当他真正弄死金光瑶,完成了这么多年的目标的时候,我个人其实并不觉得聂怀桑有多么开心,他更多的可能只是达成目标松了一口气,可就算是杀了害死他大哥的凶手,聂明玦也回不来了。他也再回不去少年时的无忧无虑。而后,他还得独自一人担起家主重任,虽然以他的智慧应该会做得很好,可再也不会有人督促他、护着他了,他只能孤身一人面对以后的漫漫人生路以及各种艰难险阻。

        其实一直觉得聂氏兄弟也是魔道的一大虐点,聂字底下本是双,而他们,明明从小相依为命,到最后却是阴阳两隔。尤其是像聂怀桑那种胸无大志、无心权谋的性格,到最后也会被逼得工于心计、不择手段,实在是世事弄人。

        最后,虽然聂大哥已经不在了,但还是只能祝怀桑日后能寻得一白首同心人,这样虽然前路漫漫,但也终究不会孑然一身了。
        表白怀桑❤️❤️❤️❤️❤️

求助(或记梗?)

问一下大家能想象一下如果羡羡带着思追他们去一个小村庄夜猎,结果发现夜猎对象是个狗妖,羡羡到底是会继续夜猎还是会打退堂鼓啊?(汪叽不在身边)
因为想写一个这样的,结果设想到羡羡发现对方是狗妖后就不知道会如何发展了,所以就想问问😂,当然还是有很大可能不会写的,毕竟文笔不好,想象力有限……